对南沙律师发展的认识和理解

(长期有效)诚招天下英才,共谋湾区发展
2019年5月16日
恭喜港宏案例入选2017 年度广州工会十大典型案例
2019年6月4日

对南沙律师发展的认识和理解

南沙,2005年4月成为广州市行政区。2012年9月,南沙新区获批为国家级新区。2014年,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成立,南沙新区片区为其中面积最大的片区。每一次的新闻都让南沙赚足了眼球。

自2012年获批成为国家级新区,紧接着在2014年成立自贸区,双区加持,成为政策的“宠儿”,在2015年南沙的发展纲要里面提出,要把南沙建设成以生产性服务业为主导的现代产业新高地。生产性服务业—为制造业服务的服务业,南沙似乎走的不是寻常路,短短的十几年的时间,直接从第一产业升级到第三产业。

南沙律师的现状
目前南沙共有29家律所,185多名律师,其中个人所14家,合伙所15家,平均一家律所6名律师,相比去年2018,人数有所增长。
我们都知道,律师在任何时候都是社会责任大过经济价值,笔者认为律师也是人,需要生活,所以律师的收入也是反映法治建设的一种指标,而在目前观察,南沙律师的收入还需要有待提高,就目前南沙的发展规划,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也就是第三产业,而制造业、产能低、产能过剩、环保问题等一系列问题,但是制造业要怎么转型升级才能和南沙的发展相匹配,正是这种制造业、加工业的都处在转型升级的阶段,导致南沙的律师都是在做基础服务,当然,基础服务也是要有人做的,但还是需要提升。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政府大力招商,“1+1+10”政策的出台,确实取得一定的效果,中字头、大型民营等企业进驻了不少,而且实力强大,资金也雄厚,但各种服务机构都是围着“他们”转,体量大,导致与我们产生交际和联系的机会并不多,。
人才,服务业的产品竞争力的打造就是人才的竞争,与南沙同行交流得出,招聘难,留人难,虽说当下南沙为城市副中心,但每个环节都尚处在萌芽阶段,都不完备,据笔者了解的情况(但不仅限于所有律所)是:市区与南沙律所同时招聘实习律师,实习律师会优先选择市区,因为他的学习、生活、朋友圈都在市区,这种社会关系没有移植到新地方,人都是没有安全感,正是这种恶性循环,导致没有新人进入,人才的短缺导致服务的滞后。
这三点一叠加,让南沙律师处在一个比较尴尬的位置,笔者个人认为,有点温水煮青蛙的味道在里面,就是南沙律师目前的“危”。
现状摆在那里,但是南沙是一片热土,犹如40年前的深圳,同样是国家在大力推动,投资南沙,相当于投资国运,但是如何来破“局”?值得我们深思。

对南沙律师行业的认识
我们都知道,第一产业为农业,第二产业为制造业,第三产业为服务业,以美国为例,美国80%的GDP是由第三产业组成的,去年美国第三产业增价值为15.5219万亿美元,占美国GDP总量的比重约为80.05%。而根据商务部的消息,2018年,我们国家服务业占GDP比重是52.2%,从比重上面来看,服务业已经超过制造业11.5点, 这也表明了,南沙的超前发展,而根据全国政协委员段祺华律师的研究“美国15万亿GDP里有1万亿是律师业贡献的,占比超过6%。”他说,而中国生产总值大概10万亿美元不到一点,“律师业收入是400亿元人民币,就是60亿美元。”占比是万分之六,只是美国的1%。
同上,蛋糕已经摆在那里,我们该怎么去找到,切下属于我们的蛋糕?

南沙,双区加身,有政策,而且政策力度非常大,同时又为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制定了比较细的政策指引,比如律师行业的政策补贴,作为身处这个环境下,如何把政策用好、用活是我们自身要解决的。
在当前中小企业转型升级的形势下,珠江新城、包括外地的律所还不能把这么细分的服务做到实处,因为目前南沙的中小企业的服务需求还没有达到。但,是不是没有需求了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他们要发展,想要发展,这是我们的机会。我们相比珠江新城的专业服务机构,我们有最重要的地域优势,地域优势也是服务优势,珠江新城的律师要服务南沙的企业,时间成本就要比我们贵,羊毛出在羊身上,最后还不是客户买单,当客户的付费能力不足以覆盖他们的时间成本,而且这种专业也是需要服务来支撑,当然专业又有服务支撑的时候。所以成交似乎变成了很容易。
加强律所与律所之间的合作,目前南沙的个人所占据一半,据了解,1人、2人为单独的一个所也是有存在。以前有个人说:“襄外必先安内”我们达不到那种地步,但是当再过三到五年外部比较强的服务机构进驻南沙的时候我们必须要有市场抗风险的能力,所以在未来三到五年要想占得先机,现在就要开始准备,所以合作变得很有意义。
话说回来,时代的紧迫感犹如达摩之剑,特别是在南沙。机遇很多,能不能赶上这一波浪潮,基础就需要在这几年夯实。